古代字画为什么贵?文人和商人之间的博弈,商人输得彻底

浏览:3262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4日

中国历史悠久,古代的名家字画和青铜瓷器,在今天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。

在明清两朝,已经发展出了成熟的艺术品市场,而且跟今天的的拍卖品市场还不大一样。今天拍卖市场上的热门,是青花瓷、青铜、紫檀家具等,古代格调最高的却是字画。

至于那个时候收藏界的行情如何,南京大学的叶康宁老师做过专门研究,从嘉靖年间到万历年间,一副字画的成交价大概在几十两到几百两银子不等。

像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价格一般在一千两左右,还不一定是真的。最热门的画家是唐代王维和东晋的王羲之。

一幅画一千两银子,在明代是什么概念?古代没有物价指数,最好的参照方法就是用米价来参照。明朝官员的俸禄就是用米价来定的,折合成银子。

明朝初年,一品大员的月俸禄约60两银子,一年收入还买不起一副《清明上河图》。到了明中期,三品大员的年收入不过250两,九品官员的年收入不到50两,只能买一副普通画。

老百姓的收入怎么样呢?嘉靖年间,一个能养活一家人的工匠,一个月的收入在一两到二两之间,所以古代的字画对当时的人来说也是天价的。

那为什么在明代那个时候会出现收藏品市场呢?普遍的说法是,明中期的贸易和商业发达,文化繁荣,带动了士大夫的奢华生活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另一个原因,就是明朝的政策失败。因为明朝的纸币严重超发,民间忍受不了,拒绝使用大明宝钞,自发地使用白银和铜钱作为货币。因为纸币被抛弃,朝廷不能再制造通货膨胀,金融秩序回归稳定状态,经济蓬勃发展,贸易流通。

推动字画市场的另一个原因是文人阶层的心态,称为“制造风雅”。如果说宋代文人的风雅还比较从容,那明代文人对于字画收藏的态度就有了刻意的成分,像是一个阶层的集体行为。

其中包含着两股文化力量:一股是掌握至高权利的皇家,另一股是新兴的商人阶层。

文人对此的设定是一套自己的偏好标准,就是风雅。风雅又是很难领会的,解释权全在文人手里。他们对规则的解释完全来自阶层的审美,比如王羲之的书法作品,就有不同的定价标准。

关于画也有一套定价标准,内容上,山水画最贵,其次是竹子画,接着是树木花鸟,最后是人物画。同样的尺寸,山水画要比花鸟贵上几倍。

这个定价机制来自于文人的价值观,山水画不是简单的风景,而是他们精神世界里的投射,代表心目中的终极真理。何况画面上既然有山水图景,必然就有蕴含哲理的山水诗。竹子和兰花代表高洁,格调比普通的题材要高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能够卖到和一流山水画差不多的价格,一来是当时北宋的画相对稀少;二来是工笔的大型长卷属于加分项;三来是上面的人物是小人,和城市景观结合起来,也算是一种境界。

士人手上的政治牌很少,又时常被宦官和特务机构打压,精神世界是憋屈的,只好在生活领域里地争一争影响力。

明代文人的风雅标准要对付的另一股力量,是因为经济繁荣而起来的富商阶层。商人的社会地位比文人和官员都要低,他们虽然态度恭敬,但是在附庸风雅的时候掏了更多的银子出来买字画,让文人们有一些扫兴。

当时的文人写文章,挖苦有钱人家里请客,用十五六两一副的金杯、金盘吃饭,用梅花纹的银盆洗脸,客房里的被褥全是蜀锦丝绸,简直是俗不可耐。

那文人该怎样在商人面前建立优越感呢?他们宣称真正的风雅之士要懂鉴定。文人鉴赏文物书画有固定的活动,就是“雅集”。商人倒是认认真真地想办法混进这些雅集活动,争取能在文人的诗文里被提上一句,自己也跟着风雅起来。

所以在明代的出版市场上,文人写的有关书画鉴定的书非常畅销,因为那是当时的“上流社会入门手册”。比如董其昌总结书画的收藏和鉴赏,要每隔十来天进行一次,看画不能在灯下、下雨天或者酒后,不能让俗人和妇女看到。

文人们看到商人在亦步亦趋地模仿自己,又搞出了一套随时改变标准的对策。一般来说,画当然是历史越久价格越高,像晋代、唐代的画始终比其他时代的画要高一两倍。

可之后的三十年里,市场里出现了一次大转向,元代画家的价格涨了近十倍,宋画却无人问津了。原因很简单,就是商人们在大批地买进宋画以后,文人开始制造舆论,说宋画不如元画,使得宋画贬值。

这类事情在古今中外是不断上演的:每当较低的阶层去模仿较高阶层的时尚,高阶层就会放弃掉原来的时尚,重新制造新的潮流。

主营产品:防护网/隔离网/隔断网,建筑钢丝/钢绞线,自然灾害防护产品,钢丝绳、缆